-关于描写松茸的散文「散文丁会仁松树蘑菇」

关于描写松茸的散文「散文丁会仁松树蘑菇」

早上在树林里看到一些松蘑,有点点惊喜,也有点点疑问,按理说,这种天气不太可能长蘑菇。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蘑菇是长在死松树桩上的,大概率是无毒的蘑菇。

清晨,阳光在茂密的松树间徐徐洒来,丝丝缕缕,星星点点,闪闪烁烁。树丛里,一朵朵、一丛丛、一簇簇,似鸡油黄,像母鸡冠,有白色、红褐色、灰黄色的松蘑喜出望外露出了笑容,争先恐后地挤在一起,好似一把把小伞,你挤我,我挤你,拥挤在一起。

我是一位无意中闯进了蘑菇王国的客人,本无意打扰到,也无意去采摘。我相信,蘑菇也是有生命的,而且是欣欣向荣的生命精灵,你看一个个小蘑菇,有大的有小的,逗人的憨态,诱人的香味,惹人的姿态。我似曾相识的蘑菇,我总觉得那里见过,或者有些认识,但我叫不上名字。

前些日子,一直看东北一个采蘑菇的视频,名字叫小刀和刺老芽,父女俩常背着小箩筐,在大兴安岭地区的东方红的深山林区采蘑菇。

那些树林,是我欣赏的树林,那些蘑菇,是我喜爱的蘑菇。有一些时候,我甚至以为大山深处是有宝藏的,这些宝藏有着可爱的生物,也有着无穷的财富。

我多少年没有采蘑菇了,因为不敢吃,怕有毒。我记得有一次去云南,云南的同学安排了一餐蘑菇宴,他说云南每年都有很多人吃了蘑菇后中毒了。

我相信许多野生蘑菇确实有毒,但是松蘑应该没有毒。这种蘑菇个头小,口味也不及榛蘑鲜美,虽然颜色不太好看。可是那姣嫩金黄的色彩,光滑细腻的伞盖,拥挤在一起的样子,让人一眼望上去就喜不自禁。

眼前望着这一堆松蘑,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光。童年的回忆里,屋背后的山里,长满了松树,松树丛里有好多好多的蘑菇,淡淡的黄色,细长细长的松叶,蘑菇在松针里“犹抱琵琶半遮面”,羞羞答答不肯出来。你只有拨开松叶,一簇簇蘑菇如淘气的孩子一样,鲜艳夺目地跳出来。

它们是松树的一个个小精灵,它们是大地上一个个小音符,它们是森林里一把把小雨伞,它们是世界里一个个小生命。

很多时候,我只是静静地欣赏着它们,我在听它们唱歌,我也在听它们说话,我在听它们分享着彼此的故事。

我想,它们也在想,你为什么静静地看着我,你为什么不采摘我呢?

是的,我为什么要采摘你呢?万物之灵啊,万物皆有生命啊!

我突然明白,好看的蘑菇不一定好吃,好吃的蘑菇不一定好看。一个人何尝不是如此呢?

有松树的地方肯定有松蘑,有松蘑的地方肯定有松树。环境可以造化人,人可以适应环境。

松蘑,一直有着独立思考和独立的个性,一直在松针上积累能量,只为有一天冲出地面向阳而生……

我久久凝视着那一大片松蘑……

作者简介:丁会仁,博士,独立作家,高级学者,畅销书作者,高级会计师,高级经济师,多篇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新华网》《中国网》《光明网》《市场信息报》《劳动时报》《湛江日报》《作家网》和《作家》等报刊杂志。

壹点号 运河桨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