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神秘社团「揭秘北美大学神秘社团那些在兄弟会姐妹会里的华人学生」

美国大学神秘社团「揭秘北美大学神秘社团那些在兄弟会姐妹会里的华人学生」

在北美的大学中,充斥着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学生社团,而最为特殊的自然是每个大学的兄弟/姐妹会。从耶鲁大学“骷髅会”的神秘,到电影《美国派》中的疯狂,对外人严格保密的兄弟/姐妹会总是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曾经参加过多伦多大学Alpha Gamma Delta姐妹会的Champagnepapi同学,以及曾经参加过多伦多大学某兄弟会的DB同学,为我们详细讲述了这些社团中的“神秘”经历。

(由于兄弟/姐妹会成员在入会时均要签署保密协定,因此受访者均为化名。因兄弟会的保密性更严格,DB不能透露其所参加的兄弟会名称。)

什么是兄弟/姐妹会?

兄弟/姐妹会是北美大学社团的一种,着重强调成员们的“兄弟/姐妹情”,平时主要组织一些娱乐和学习活动,而兄弟会(fraternity)和姐妹会(sorority)的名字也是以拉丁语的兄弟(frater)和姐妹(soror)两词为基础。由于大部分兄弟/姐妹会以希腊字母为社团命名,因此其也被称之为“希腊生活”。

早期骷髅会成员与骷髅会的象征:指针指在8点钟的老爷钟和桌上的骨头。Yale University Library Manuscript and Archives Department

世界上最著名的兄弟/姐妹会,当属耶鲁大学的“骷髅会”。这一秘密社会由耶鲁大学毕业生威廉·拉塞尔在1832年创立。骷髅会奉行精英主义,每年按照学习成绩,个人能力和家庭背景等为标准,只招收15名会员。其中,尤其以在美国历史上声名显赫的几大家族占比最高,例如塔夫脱家族,布什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等。

由于骷髅会人才辈出,甚至在2004年总统大选时,曾经出现过民主党与共和党推选的候选人(小布什和约翰·克里)均为骷髅会成员的现象,这导致不少人都将骷髅会与许多美国重大事件结合,声称骷髅会与原子弹研制,肯尼迪遇刺或是水门事件有关,在背后操控着美国政治。然而,这些大多数都是没什么证据可言的阴谋论。

美国的秘密社团文化盛行,自然很快也就传到了加拿大。自1870年代以来,兄弟/姐妹会文化就已经进入了多伦多大学。如今,多伦多大学总共有11个兄弟会以及7个姐妹会。

不过,虽然目前从中国来到加拿大留学的学生越来越多,但是仍然只有少数中国人愿意尝试兄弟/姐妹会这样的秘密社团。DB说:“我和另外一个朋友是我们那届唯二的来自中国内地的会员。”而Champagnepapi也提到,她那届也只有自己与另外一名女生是中国内地背景,中途曾经有来过少数几个学生,但都没过几个月就离开了。

不过,DB与Champagnepapi虽然都在中国出生,但他们都是在小学时期就移民到了加拿大,因此都与当地文化融入颇深。

加入兄弟/姐妹会:神秘的入会仪式

在电影中,人们只是听说过想进入神秘的兄弟/姐妹会,将会接受一系列“试炼”来证明自己对组织的“忠诚”。其中的传言更是五花八门,甚至还有传说加入某些兄弟会需要“趴在玻璃碴子上做俯卧撑”等等。那么,入会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皮克斯动画片《怪物大学》中也出现过兄弟会的剧情。图源:电影截图

顾名思义,只有男性可以加入兄弟会,而只有女性才可以进入姐妹会。通常,新成员一般会在大一或是大二时期加入兄弟/姐妹会,以此作为扩展自己在校园人脉的重要工具。

一般来说,任何人均可以报名参加兄弟/姐妹会,但这些入会的新成员通常需要首先参加一系列的背景筛查,面试与投票,然后才会来到“试炼”阶段。通常,兄弟/姐妹会都会对新成员的学习成绩有着最低要求,有时也会考虑新成员的家庭背景等等。

Champagnepapi提到,自己所在的姐妹会在每年的九月中至十月底,都会在每周一开展针对新成员的课程。这个课程不仅是教导新成员姐妹会的历史,创始人等等,更是会教育新成员如何防止被性骚扰和性侵犯。上课一个半月后,姐妹会会对新成员进行考试,之后还会组织新成员参加一次义卖活动。

而在兄弟会,情况就有些不太一样了。DB表示,他所在在的兄弟会,新成员首先需要去一些兄弟会举办的“欢迎会”上露面并与兄弟们进行交流。接下来,兄弟们将会对这名新成员进行投票表决。只有全票通过,这名新成员才能进入下一阶段,哪怕有任何一个兄弟对此人“看不顺眼”,这名新成员都将被淘汰。

电影《美国派》所展现的疯狂是许多人对兄弟会的第一印象。图源:电影截图

对于兄弟会来说,“试炼”的内容都是需要严格保密的。DB表示,其中一项考验会是将新成员带到多伦多城外的一片荒郊野岭,没收他的手机等通讯设备,并要求新人必须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独自一人凭借自己的认路能力回到兄弟会位于多伦多市区内的会址。

DB补充称,出于安全考虑,现在兄弟会也有了一些相应的“保障措施”。他说:“以前兄弟会曾经出过事,比如有人走失。所以,我们现在都会隔一段距离安排一个兄弟在暗中观察你,免得你真的遇到不认识路走丢了的情况。”

而经历了重重考验后,新成员将会来到最后的宣誓阶段。在发誓永不背叛社团,以及对社团的一些工作宣誓保密后,新成员便可以正式加入,成为一名真正的兄弟/姐妹。

兄弟/姐妹会的日常:真的有传说中那么混乱吗?

比起兄弟/姐妹会神秘的入会仪式,人们更关心的,自然是他们在社团中的日常活动究竟如何。在流行文化中,兄弟/姐妹会被塑造成了富家子弟们吃喝玩乐的场所,而酗酒,嫖娼和吸毒等更是与兄弟会撇不清关系。那么,兄弟/姐妹会真的有那么“花天酒地”吗?

DB提到,兄弟会的兄弟们平时的活动主要是聚在一起喝酒聊天,还有举办派对。当然,他们在一起可不仅仅只有玩,有的时候也会钻研和探讨诗歌等古典文学。DB反复强调,只靠“会玩”是进不了兄弟会的,还要“有文化”才可以。

对于一些关于兄弟会的传言, DB隐晦地说道:“有一些场面挺像电影《华尔街之狼》里面那样的。”《华尔街之狼》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在2013年主演的黑色喜剧片,以大尺度而闻名,其中展现了一些华尔街职员们极为奢靡放纵的场面。

电影《华尔街之狼》将精英阶层的放纵生活体现得淋漓尽致,而在兄弟会中也能看到这样的影子。图源:电影截图

相比之下,姐妹会就要收敛了许多。Champagnepapi表示,姐妹会的房子里是禁止喝酒的,所以要喝酒的时候,姐妹会的成员们一般就去兄弟会喝。她说:“虽然不能光明正大地拿着酒铺的袋子回去,但是有的时候,大家也会把酒塞在书包里然后偷偷拿到房间喝。”

Champagnepapi也表示,姐妹会成员聚在一起,不仅会一起开派对,同时也会一起学习和泡图书馆。“当然”,她还是补充了一句,“派对的时间肯定是大于学习的。”

每个兄弟/姐妹会都有自己的会址,而其中大部分也都为兄弟/姐妹提供住宿服务。Champagnepapi说:“我们的房子里有七个房间,有单人房和双人房,总共可以让十个人住。”不过,她本人并没有住过姐妹会的房子:“一群女的住在一起会很drama(指搞事情、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大),我还是喜欢一个人住。”

耶鲁“骷髅会”的会址,又被称之为“墓地”。Own work(based on copyright claims).,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虽说提供居住的地方,但由于经常开派对,因此兄弟/姐妹会的卫生条件一般并不太理想。

Champagnepapi也表示,自己曾经去过一次DB所在的兄弟会住址,她形容道:“那儿的确是需要一次大扫除。”

不过,曾在兄弟会居住过几个月的DB,却表示住起来并没有那么的令人难以忍受。他提到:“条件是差了点,但是他们至少有燃气灶,不像多伦多的大部分公寓都是电磁炉。燃气灶做起饭来更香,光是这点就够好了。”

同时,每名兄弟/姐妹会的成员都需要每个月缴纳相应的会费,以便维持社团的正常运作。Champagnepapi的姐妹会每月需要缴纳160加元,而DB的兄弟会则要更贵一些,大约为180加元。DB还补充道,会费主要取决于当月的酒水开销,如果大家喝的多的话,那么会费也会相应地上涨。

兄弟/姐妹会为我带来了什么?

不少人加入兄弟/姐妹会的首要原因,就是为了加入一个“精英团体”,以获得这一秘密社团广阔的人脉网络。此前提到的“骷髅会”自然不必多说,几乎已经成为了“精英社会”的代名词,而多伦多大学的兄弟会同样是名人辈出,许多兄弟会成员都在后来改写了加拿大的历史。

2014年多伦多大学的部分兄弟/姐妹会成员。图源:UofT Fraternities

例如,在一战期间写出举世名诗《在法兰德斯战场》(该诗由于太流行,以至于所有英联邦国家此后都将虞美人花作为纪念烈士的象征)的约翰·麦克雷中校,以及加拿大最著名的总理,创造出联合国“维和”概念的莱斯特·皮尔森,他们都曾是多伦多大学各兄弟会的成员。

当然,在姐妹会中也曾出现过不少著名人物。Champagnepapi介绍道,阿拉巴马州现任女州长凯·艾维就曾是自己姐妹会奥本大学分会的成员。凯·艾维是阿拉巴马州的第一任共和党籍的女州长,也是全美年龄最老的州长(76岁)。

毕业的兄弟/姐妹也会坚持给同僚们提供一些福利。DB说:“2019年的时候,纽约一个毕业的兄弟请我们去纽约玩,单是那一晚,他为我们花的钱就可能有几千美金了,但是他一点也不在乎。”

不过相应地,兄弟/姐妹会很注重自己的名誉。因此,一旦持有会籍者做出了一些不当的行为造成了不良影响,各分会都会呼吁取消这名成员的会籍。

凯·艾维和迈克·彭斯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的空军基地。图源:国民空军警卫队

Champagnepapi同样拿凯·艾维举了例子:“在艾维担任州长时,阿拉巴马州曾经通过了一项关于禁止堕胎的法案。这份法案太具争议,以至于很多不同的分会都开始抗议,要求取消她的会籍,其中还包含我们多大的分会。虽然当时闹得很严重,不过至今她的会籍倒是还在。”

总而言之,兄弟/姐妹会并没有“骷髅会”那样被传得神乎其神,也并不像《美国派》那样无脑地疯狂。在从多大毕业后,DB和Champagnepapi都正在向法律行业发展。DB目前正在某法学院攻读法学博士学位,而Champagnepapi则正在某法务公司上班。对于他们来说,与其说贡献了“人脉”,兄弟/姐妹会更像是大学时期一段有趣的回忆,这也就足够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