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太极拳的内三合与外三合「谈谈太极拳的内三合与外三合」

谈谈太极拳的内三合与外三合「谈谈太极拳的内三合与外三合」

在拳论中,此「六合」,皆有详尽的记述,大概练拳者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然知,惜与拳架并不相吻合。盖相合的拳架,在一动时即可看出,因架是受气而成,不是架去领气而出。凡是六合的拳架,在未动之先,即已六神合一以阳注阴(六神:灵台、心窍、阴窍、玄关、肾窍、仙骨),而使阴抱阳,成构精之象而潜之。动而变阴而化阳。在盘架时此种合劲完全注于窍内(窍走神经交叉处),并非从口头上知道「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及「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就算对拳完全清楚了。其实并非如此,因为多数习拳者本身,对「心、意、气、力」完全模糊不清,认识并不太正确,那么练起拳来完全是两回事。

就以全身放松而盘架之例看,根本与「六合」是相反的东西。其次还有盘架时,先将前腿迈出,再转身出手,此种练法与拳论中所说「手足齐到方为真」这句话是否相反,种种之例证,可说不胜枚举。故我武术渐渐沦为不能实用的地步,反而不如跆拳、空手道之类的东西为实用,尤以太极拳更为甚之。

主要原因,就是拳势完全脱离了「六合」的要求,而走入了松、空之境,就是在推手时,也是采用闯入的推法,步入弓尖,力出于肩膀上,而不是劲发于肩窝内。两胯不合,腰劲与阴蹺、胎元分散,故发劲一出即完、即断,不能成为整劲,也不能构成圆劲,与所谓绵绵不断之论,更相违背。所以一发即散,散即为断,一断即与太极相违。手足因与步法的角度不相互配合,肘与膝、肩与胯,亦因步子迈的大,而使劲气上下分散,总之外三合相违,内三合根本谈不上合,此为习拳者应该静心思考,不要为成见所累,不要为自己的优越感所累。去发掘科学的真理,及弘扬我固有的文化哲理,融化成一种完整的思想,加强信仰,以增浩然之劲气,不悉大家的看法是否亦复如此?

太极拳为内功拳,内功拳最重要者不在于架势,而是以精神合一贯注于内窍之中,而与架势配合而练。开始时定要知悉人身的结构,及内窍外穴的关系,甚至天地生化的哲理。关于这一方面的论述,不是三言两语即能解释与论述清楚的。而现在我们所要研究的是,如何将此统一合成的六神元真注于窍内,及如何与拳架相配而练。经云:「天地之中,其起于中乎!是以乾坤屡变,而不离中乎!人居天地之中,心居人之中,日中则盛,月中则盈,故君子贵中也!」然在拳术里亦谓「中定」,然此「中」,并非指的心脏,而是指的脊骨中的玄化规而言。此规有三:一在项骨内,一在腰椎内,一在仙骨与尾闾间,分为上、中、下各有所伺。

在初练拳者,最好先以由下面之玄化规练起,因此规与胎元(下丹田)及阴蹺皆有直接关系,将六神合一的元真注于此窍,再以胎元之气温而养之,配合拳架而练,功夫当可收立竿见影之效。然现在习拳者,多不知之。虽拳经略有所述,却引不起学者的注意,殊为可惜。在拳书内此项论述甚简,只曰:「内胯里收,如抽丝然。」只此寥寥几字而已,并未详细解释,其实这两句话虽短,可是它具有所有武术之秘。凡习内功者,开始绝对离不开它,盖此功是凝聚下盘元真之中窍穴,它可将所结之元真传导于两膝两足,并可借下盘之沉劲,传导于两肩两臂以及两手。可是这种以元真之气习拳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观点,就是步法的配合,如果不用三元步法,而只相信前弓箭步,是难以练成内功。

因为前弓箭步正是练此功的克星,它很容易使仙骨与真气穴松开,而不能凝聚。所以此处在习拳时,要始终结聚着,步法要借腰劲的旋扭而上,劲气绵绵不断地练下去。拳书上的绵绵不断,皆指招式上的连续而言,并非指玄化规与真气穴的劲气而言。其实招式可断,此处劲气不能断,所谓断而不断,正是拳术变化的最深奥处。此种功夫习练如有六个月,六合之劲可以扎基。何谓六合劲,简而言之,即拧裹、钻翻、螺旋、崩炸、惊弹、抖搜。在这些劲势中,全与三元步有关,如果此种步法走对,而成习惯自然,所谓之内三合外三合的劲气才能集中于窍内。劲发为整,为圆,此整劲圆劲即是太极拳内所谓之浑元气,及太极拳功开始的练法,松、空、散,是练此功之大忌。希同门细审之,练时应仔细的去分析、体认,当可感受出不同的微妙。

附:刘培中先生论拳(张肇平先生记录,其中涉及三元步法)

太极拳十三势,掤、捋、挤、按、采、挒、肘、靠、进、退、顾、盼、定。实即八卦、五行之合称。十三势者,一炁之演练也。天下之武术,莫不存有此十三势。

中定者,九宫也,为先天元炁之所藏。亦即真炁穴之位。上对夹脊,下对尾闾,与灵性涌泉呼应契合。

势者,内含炁机,是活的;架者,则无生机,是死的。分者,拳势之变化,属演绎,目的在于走化黏随;合者,劲炁之凝聚,属归纳,目的在于攻人发放。拳势之伸缩变化,步法之进退穿插,皆依元炁而升化。鼓荡内敛者,一炁分合也。即先天化后天,后天合先天之意。练习十三势必须与一炁相结合,否则便是死架。

十三势之外形要求固为沉肩、坠肘、松腰、坐胯,如不能使神经、筋脉、骨节之元真之扭结不散,随着伸缩钻翻,贯注于内窍外穴,仍难生效。迈步时,应以尾闾上下对直,并与支持身体重心之脚跟相合,身体才能正直,不偏不倚,中劲相聚,神炁灌顶,此谓三元步法。

一伸即变化,一缩即凝聚,是即太极。动而生八卦,静而归一炁,这就是太极拳。

盘架时以灵性去听自己之劲炁而合关窍玄机。太极拳要慢要松,旨在内听自己之炁机,流行全身,结合窍穴之玄妙。这是练成内功的秘诀。

无形支配有形,是政治之秘;有形控制无形,是练功之秘。

太极拳桩功

  习练太极拳桩功,是在中定状态实现中和阴阳、疏通经络、调和气血、培养人体内在潜能,蓄力于体内的过程。同时可以提高人体抗击打能力及发放功夫,锻炼神经末梢,增加反应灵敏度。采取了意念假借、内视观想、精神放大等诱导方法将劲力充分调动起来。太极拳桩功的内涵和修炼内容主要分为养生和技击。下面是我为专门您整理好的:太极拳桩功。

  太极拳桩功

  千年古训有句谚语:“练拳不练功,老来一场空。”武术行家们说:未打拳,先练桩。由此可见训练必要的桩功对于太极拳实为重要。拳经云:由定生势,由势入定。没有桩功,下盘不稳,还谈什么太极十三势为主的中定?至于桩功的作用,正如建造房屋的基础,基础如不牢固,那么极阁崇楼和高堂巨厦岂能安载其上呢?现今部分习拳者者不看重于此,须知不经此步训练,下盘无根无功,重心易偏不稳,力量、速度和技巧不能互相补充,故难以悟得和练就拳架、推手和散手的真功夫。站桩是练意、练气、练神的重要手段,习练桩功日久,身体下盘变得沉稳有劲,周身四肢内劲增加,丹田之气随之变得充足。对于人体内部意气神、全身内劲及腰腿功夫,均带来很大的益处。所以,许多前辈对桩功是非常重视的。

   如何练好桩功 ,第一是解决认识问题和觉悟问题;第二是解决得道解惑问题,明拳理得拳法才有好效果;第三是解决练习的意志毅力问题,要能吃苦耐累。

  先从第一个问题谈起。张肇平与杜飞虎合著的《论太极拳》一书中有个真实故事是这样说:“……抗战初期,曼师(指郑曼青——笔者注)主湖南国术馆事,曾与杜心五大师往还,甚仰杜大师功力,欲拜为师,曼师于表演一套太极拳后,杜大师说:“看你刚才表演拳架,自始至终,都是一足着地,不必再跟我浪费时间了。所谓一足着地,就是不失重心,不失重心,就是时时能够中定……”。这个一足着地与桩功有很大关系,桩功练好了,中定才好体现。再有教我学拳多年的恩师林墨根先生说:“不练桩功,懂不了虚实。”确是这样,桩功练好了,虚实才分得清楚,,才好变化。试问:没有桩功而勤盘几年拳架就能长太极内功?没有桩功而勤揉几年推手就能懂劲?以我之浅见,若修太极拳之真传,按此而练,再加上十年、二十年也可能悟不到太极拳之真谛,出不了太极之门。我们要客观的认识到,要向太极拳内功进修就得练习强似不倒翁的桩功,掌握落地生根的桩功。郑曼青大师清楚的说:“涌泉无根腰无主,力学垂死终无补。”我有位叫林文涛的师兄说了一句对此有领悟的话:“先有定,后有静;没有定的静是假的。”太极十三势当从中定为主,其他十二势为辅,太极拳的每一势,都是先有中定而后有变化,太极拳在维护自身的中定和破坏对方的中定的矛盾中进行互动。试问自己:下部若不稳,上部你敢松吗?实脚若不够实,虚脚你虚得来吗?有了对练习桩功的认识和重视练习桩功的想法,那么,习练桩功就来劲了。

  有些习拳者对练桩功另有偏见,存在疑惧心理,究其原因是看到或听说某某老拳师患有脚疾疼痛而误为因练桩功遗留下来的伤病。据我具体了解,有脚疾疼痛的老拳师多系痛风病,只有极少数老拳师是练功过度而积伤成疾的。我咨询过有关主治医生,痛风是一种嘌呤代谢紊乱所致的慢性代谢紊乱疾病。主要临床特点是体内尿酸产生过多或肾脏排泄尿酸减少,引起血中尿酸升高,形成高尿酸血症以及反复发作的痛风性急性关节炎,痛风石沉积,痛风性慢性关节炎和关节畸形等。血液中尿酸长期增高是痛风发生的关键问题,这和练桩功毫无关系。众所周知,任何竞技性的体育项目,如果把它练至极限或过度训练,都会引起身体损伤的。譬如跳水健儿视力变差、体操运动员筋骨损伤、举重猛将腰肌劳损等等,这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问题。习拳练功也不例外,只要把运动量调整控制好就没有异常问题,习练桩功是让人放心的健身项目。

  再从第二个问题谈起。习练桩功若不明拳理,若不得拳法,那么,习练多年后也显得效果不太好或是终有糊涂不明白。太极拳明师松绪金先生说:练中悟道而得最可靠,要下工夫苦练,不是苦练功。太极拳修炼者懂得太极拳艺,不单是心里明白,也不单是口头说出来,尤为重要的是身上明白,这称为“体悟”, 凭感悟看结果。单练桩功的桩式有:无极桩、浑圆桩、马步桩、弓步桩、并步桩、川字桩、开合桩、升降桩、跟劲桩、独立桩等等。以上桩功又分为静功桩与动功桩,静功桩(肢体随呼吸微动或基本不动)诸如无极桩、浑圆桩等;动功桩(实脚沉降后撑起或实脚沉降的同时使虚脚向前移动或实脚沉降的同时使虚脚膝前挺)诸如开合桩、升降桩、跟劲桩等;马步桩、弓步桩、并步桩、川字桩等有静功、动功的不同练法。若习拳者单靠看书解说而练则难以达到预期效果,因为把真功习练说清说透并非易事,文字叙述,有些重要内容词不达意。最好是有明师(有些名师的身上只有花架子,没有真功夫,当然有缘遇上既明又名的老师,最为称心如意)言传身教,才好心领神会,才好习练到位。譬如有些拳书上讲解马步桩的要领是:悬顶松腰,含胸拔背,尾闾中正;两腿屈膝半蹲,重心落于两腿之间;贴于脊气一吸背,一呼沉于丹田;敛气凝神,力求自然。据我所知,有不少练了十几年太极拳的爱好者,不知如何去体悟站桩时的松腰胯状态。若经明师一番指点,自己又亲手抚摸明师行功时腰、臀的骨肉变化,那么就不难感悟到松腰胯是怎么回事了。有部分习拳者练习多年的站桩,只能把桩练成一个沉稳 差、内气少、周身滞的“死桩”,这就是实例。要练成“活桩”用处才大。

  从浑圆桩和马步桩的差别谈静功桩和动功桩。浑圆静功桩(简称浑圆桩)和马步动功桩,虽然仅仅是架式高低差别,但实际练法上差别很大,存在完全不同的功理。浑圆静功桩初练一个月有酸痛,但接着就是强调轻松自在,适可而止,排除杂念,意识入静;过程中以练意入静为主,不能看电视,不能听音乐,相当于静功的盘足坐法。马步动功桩,讲究逐步加大强度,忍住肌肉酸痛到无法忍耐为止,练时会浑身发热,大汗,气感很强。气血急行肢体皮表经脉,气沉丹田,松至脚底,是气生力、力生劲的武学内家拳功法之一,以练内力内劲为主。所以,练的时候可以看电视,亦可听音乐。太极拳内功的正确练法,应该是先练静功桩守丹田,形成意气和谐合一,内气畅通并增强,意通周天。接着再开始练动功桩,内气的运行运用。现在部分人急于求成先练动功桩,但到后来,体质薄弱者难以练上去,就是因为受到内气不足的局限。气感强不等于身体好,内气强。所以,内练一口气的功法较多,修炼太极拳内功还需要明师指点,才能拿住丹田练内功。对于初学者可以先练无极静功桩(简称无极桩)六个月,守静、练意、理气、养神;然后再练浑圆静功桩守丹田,疏通经脉,活跃气血,意守周天通后,接着可以改浑圆静桩为马步动桩、弓步动桩等,练行气法等。修炼太极拳内功需要掌握平衡,否则,盛极而衰,因小失大。浑圆静功桩练过头,会食欲减退,气血虚弱;马步动功桩练过头,亦会壮火食气。因此静功桩需要配合体力运动;而动功桩也需要静养功配合。总之,“性命双修”是太极拳必修的终极,太极拳的最高实修是于性命合之一处这么个太极上达到的。
 

   练桩有什么具体功能作用呢? 本人粗粗归纳起来有四个:一是提高身体下盘的稳固性;二是同时打下了利用地面产生反座力的基础;三是养内气加大丹田能量;四是练就动中犹静的本事,心静神自宁,神宁心自静,心静气自行。没有内静,肢体骨内难以内松外柔,在练拳中难以渐渐退去本力。站桩时首先要心静体松,只有松得开,才能沉得下;只有沉得下,沉至脚底涌泉穴贴地,才能产生反座力蹬撑起来,象千斤顶力撑汽车底盘一样。

  据我多年来的教学经验得知站桩者的常见毛病之一是下落时松沉度差,站起时上身用力冲起,不完全是蹬撑之力来源脚底涌泉穴。站好桩需要理解“轻”和“沉”的道理。有兴趣的读者不妨按马国兴先生所写的《论双重》一文所说,在玻璃鱼缸中做个实验:将小粒石子轻轻放入水中,石子慢慢的落到水中,这个过程的每一个瞬间都是“沉”;石子落到鱼缸底部则不动,这个现象是“重”。将小木屑按至水底时再松开,木屑渐渐的升起直到水面,这个过程的每一个瞬间都是“轻”;木屑上升到水面则不动,是为“浮”的现象。通过这个小试验可以清楚的认识到:“重”和“浮”是静止呆滞的现象,在太极拳属于失根之象,故不取为法。“轻”和“沉”都是不停运动的势态,“轻”乃从天轻灵的法则,“沉”乃从地沉实的法则。“沉”是描述太极拳旋转运动中升降开合的特点,前辈叶大密曾说:“练太极拳必须分清轻、重、浮、沉四字,须知轻与沉相承,浮与重相对。”因此,思考“沉”不能离开“轻”,轻与沉互相作用,只沉不轻,是蹲不是沉,是局部的动作,不是整体的动作。只轻而无沉是冲是顶撑不是轻,也是局部而不是整体的动作。动作时用意、用神领起也很重要,悬起全身,以精神控制身躯开张,饱满中空身体,达到既沉又轻的效果。若不能领会意气均时骨肉自然会沉,而再加强去沉,会用肌肉发生将体重压向两足而不自觉,这就变成了用力而不是用意了。以上道理有助于练好桩功。当然学会拳法亦为重要,比如站桩时肩部的放松,能使上肢、胸、背、肋部较好的放松下来,从而达到上肢轻松灵活、下肢沉实稳固;求得肩井穴要与脚心的涌泉穴上下贯通,才能较好的实行力发于脚跟,中传于腰,上传于手。桩功练好了,就会有助于在拳架、推手、散手中每个动作产生身体松沉而实脚撑蹬感强的效果。太极拳的化、引、拿、发等劲道都是劲自涌泉穴入,借助地面反座力而出,若无桩功基础的松沉撑蹬,劲道将显得空白弱小。

  站桩时注意感受胯要向里缩、向下落和膝盖微向里合的要领:胯向里缩就是要臀部下敛上翻,膝盖微向里合,大腿上里下外地微微一拧,这样胯就缩了。胯下落就是臀向下坐,尾骨微向下向前翻。膝盖向里合到什么位置呢?合到膝盖对准大脚趾和二脚趾,人的脚主要用力集中在大脚趾和二脚趾,而且这个方向的长度也是最长的,所以向这个方向用力是最稳的。站桩时要放松大腿、小腿阴面的肌肉和下腰部、臀部的肌肉。肌肉松不了,又如何能松筋、骨?筋、骨松不了,又如何能松沉入地呢?站桩时身势从上到下松沉至涌泉穴贴地。

  站桩中要正确对待气感,做到心静、体松、专一的站桩。气感来而无意求,亦不要思想包袱;因为意念守窍着意过浓或有思想包袱则会气滞,不利于养生健康和技击功夫。得气是什么感觉?最常见的反应什么?是酸痛感、凉冷感、麻胀感、温热感、振颤感、舒畅感、鼓荡感等。这些都是练功后自然的生理反应,或是病灶部位引起了机体生理活动的变化。

  在习练桩功时,还要处理好技击与养生保健的相互关系。依据习练经验得知,桩功运动量控制在7成、8成为宜,练到十足时可能伤及下肢某些关节和肌腱。每次站桩时单脚连续时间控制在3分至8分钟,以腿部感到酸胀烧热为宜,左右脚轮换站为好。练功还要注意膝关节的保健,站桩或盘拳架前按摩一下膝盖(主要是阴陵泉、阳陵泉、委中三个穴位),并做一些热身准备运动。不要在夏天穿短裤练拳,因为出汗后膝关节较易受风凉伤,膝关节的伤痛有一半是因为保养不当而造成的,年轻人可能不以为然,上了年纪的人就易发作伤病。练拳技击要兼顾养生保健,注重科学引导训练。有了正确的练习方法和吃苦忍耐的精神后,还更应有自我保健的意识和手段,使之能与太极拳长相伴,感受太极拳带给人们生理的健康和心理的愉悦。

  我对桩功感到最大兴趣的还是对练项目。一个人在站稳守桩而放腰松胯接劲,另一个人在寻机找势破桩而送劲;一个人在桩上调整维护好自己的重心,另一个人在想方设法破坏你的重心。这是一种训练难度较高的粘连沾随式对练桩功。本人师承传下的对练规则其中有一条是:一种是拔根(指脚跟或涌泉穴),一种是拔桩;前脚移位是动桩,后脚移位是动根。守桩者被动,破桩者主动。所以对守桩者要求较高,不但学会落地生根,从涌泉穴吸地气,还要学会胯上的翻滚,学会腰脊柔软而富有弹力,身上练就肉降骨升(在胸肩较为明显)。破桩者起初使用拙劲蛮力推按,待守桩者承受能力增强后,改用巧劲推按。双方在进攻防守中把内功修炼与技巧动作融合一起,练就推按胸腹不动桩,扒采肩背不动根,推按腋肋不失重。在形式中有你我正面相对(我处于较大的底面积状态)的练习,也有你正面我侧面(我处于很小的底面积状态)的练法;有讲好你推按我胸膛或腹部的练法,也有在上部中部任意推按的练法。以上练法称为“活桩”,这种练法不但要求两脚站得稳固,还要求松胯松胸转变虚实,若一时呆滞化不了对方来劲,那么,局部再死守稳也没有用。双方还应懂得:肩根管背,胯根管腿,腰根管全身。守桩者要做到上下松活,否则,再沉稳的桩也要被对方拔根破桩。破桩的功夫、技巧简单的说就是:上下相随,拔对方的脚根,断对方的顶劲。守桩的功夫、技巧简单的说就是:身法中正,含胸拔背,松肩坠肘,松胯圆裆,先把对方的来力接入脚根,然后顺势用胸、腹、腰胯化开。

  活桩练法亦叫行桩,这一步主要把站桩中所练出来的内涵功力与运动实战有效的连接到一起,有些练者在站桩时能练出整体劲,但在运动当中这种整体劲又散了,这就是在行桩这个环节上没有得法或没有深入练,导致中间脱节。

  待以上对练有了较好的基础,接着习练另一种对练桩功。练法是让对方放开手脚来用掌或拳朝自己胸膛、腹部进行击打,或者采用肩靠、胯打等等。该练法要求守桩者除了能脚下有根、腰脊柔软且有弹力之外,还要求有较为充足的丹田内气,是静功桩、动功桩结合修炼的体现。练者应知:能量聚则为丹,散则为精、气、神;盘架站桩越多,能量积累越多。本人愚见:在对练击打桩功时还要注意体悟太极拳以松接力、以意截力和外家拳排打功以硬接力的区别,悉心感悟太极真功松紧的奥妙。要认识到松只是一个相对概念,没有绝对的客观尺度;松是一种“看着有摸着无,摸着有动着无”的技艺,桩功也是太极拳练松用松的手段之一。松则蓄能,紧则释能,这个紧不是又硬又僵的紧。松长紧短只一瞬,一瞬松紧力炸崩,松紧无常玄机妙。松功核心无非是加大内在的松紧空间和缩短松紧的时间,松紧有度是人体运动的枢机和动力源泉。若无此功夫就站桩给人击打,轻则造成被打部位皮肉间的毛细血管破裂而出现青紫痛块,重则伤及骨骼或内脏。还要注意腰部的舒松,使脊椎上最大的向前弯曲的腰弓往后垂直,能让自己的重心沉降到中轴线与小腹下部的交叉处。以上对练是一种接近实战的抗打训练,所以说,习拳者要有相应的太极内功才能参与训练,起初对练时最好有老师临场指导。否则,搞不好就会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自己或对方的身体(击打者受到被打者反作用力的震弹)。

  有了站桩、行桩的扎实基础,接着下去就是化桩。练拳者不要倚桩功逞强犯顶力之病,太极技击名家杨少侯先生说:肢体不僵滞,不扎桩,实腿能走,虚腿能抬,不要误解桩功之根。林墨根老师、松绪金老师曾对此有过描述:行桩就是使行走坐卧始终处于桩态,全身任何一点皆具八面的支撑力与螺旋力,练拳者的一举一动都是在太极拳阴阳转换的哲理中进行,大可无外,小可无内,无形无象,只有神意犹存,初步接近后天返先天的境界。由于笔者尚未练成如此功夫,故无感悟可言。

  最后谈第三个问题。习练桩功确是需要吃苦耐累,要有坚韧的意志与毅力。不要因为桩功单调、枯燥就放弃习练。比如站一个动功桩在练5至10分钟,其中有几十秒钟是最为受力,脚底麻木,膝关节烧热,大腿酸胀,汗流浃背,甚至身体颤抖。在单练站桩中若无此感受,说明习练者还未得法悟出要领,需以既静又专之心在缓慢运动的松沉撑蹬中求。熬过这难受的时刻,功夫自然长出来。热练三伏,冷练三九,坚持练上三至五年桩功,然后把桩功溶入拳架、推手中练,盘拳如站桩,推手如站桩,做到步桩合一,势中有桩,桩中含势 ,无处不是桩。

  以上介绍系本人初窥太极拳门径的一孔之见,体验肤浅,仅供太极拳爱好者参考。笔者意在抛砖引玉,愿与同仁一起探讨太极拳真谛,为弘扬国粹尽一份力量。如有不当之处,敬请见谅并诚挚欢迎指正。

怎样理解杨氏太极拳的前不见手后不见肘

“前不见手、后不露肘”据说是杨振基先生时常说的一句话。任何武术自始至终总是有一只手或两只手在自己的视野中心,当然太极拳有的动作两只手都不在自己的视野中心,然而这样的动作两只手必然都是在自己的视野之内的。如白鹤亮翅完成时,右手在右额的右侧前方,左手在左胯的左侧前方,两手虽然都没有在自己的视野中心,却都是在自己的视野之内而眼睛余光看得见的。因此对于太极拳是不存在前方看不到自己之手的。而对于别人而言,那任何武术就更不存在不见前方的手和不见后方的肘了。因此,“前不见手、后不见肘”这句话是不能按字索义直白理解为“身前看不见手,身后看不见肘”的。其实,太极拳锻炼只要是正确的,就会体会到“前不见手、后不见肘”是一句隐藏了一些被省略的内容而尤其突出注意要点因而很容易理解的太极拳特有的警句。
“前不见手、后不见肘”这句话真正的意思完整的表述应该是:对于前后脚步型的拳式,别人侧面看,前脚尖垂直线之前是看不到向前运动之手的,躯体两肩连线之后(身后)是看不到向后运动之肘的。或者说:自己向前运动的手是不超过前脚尖垂直线的,向后运动的肘是不超过两肩连线的。因此,太极拳锻炼纯正者无论在练拳还是推手中,手都是不会笔直前伸的,而肘都总是在两肩连线的前方活动的。在对沪杭一些太极拳老前辈的接触中就会有明显的这样“手不过前脚尖,肘不到身后去”的感觉。例如杭州牛春明先生的再传弟子洪雪珍老师这种手不过前脚尖、两肘总是在躯体前活动的情况给人的印象是很突出与深刻的。
  历代的太极拳文献反映:“手不过前脚尖,肘不到身后去”是自古以来太极拳的一个标志性特征、是杨澄甫先生世代留下来的太极拳真传。太极拳真传掌握较全面的太极拳老前辈们对于这样的要求都是十分重视的。只是这一要求长期存在于口口相传之中,没有在古代文献中形成成语,近代以来的太极拳书籍与杂志里也少有述及,但偶尔也有所反映。比如张肇平先生所著的《论太极拳》记载了郑曼青先生的教导:“出掌时不可过膝”、“按出不可过膝”等,就是“手不过前脚尖”的意思,2012年的《太极》杂志则有文章反映杨振基先生在生前是时常说“前不见手、后不见肘”的。太极拳这样对于手与肘的要求其实就是陈微明先生所整理、杨澄甫先生首先在《太极拳术十要》里提出的“含胸拔背”所必然会形成的结果。因为当“含胸拔背”时,俯视看,胸部与两大臂是呈现为弧形的,于是胸部就像是一只圆碗的底部被两大臂包含于最内部,在有关其它要领符合的情况下,向前运动之手的前缘垂直线是不会超过前脚尖的,向后运动的肘部也是不会超过两肩连线露于躯体后的。由于“含胸拔背”是太极拳始终的标志性的姿势,因此,“前不见手、后不见肘”也是太极拳始终所呈现的姿势特征。如果“含胸拔背”及有关的其它要领没有做到,比如一手向前直伸,胸部与大臂的夹角成为直角,或者如某些长拳那样挺胸抱肘,拳置于体侧的腰际,这样的姿势俯视看,胸部与两大臂会呈现为3字形,那么,“前不见手、后不见肘”自然是不可能出现的。太极拳“含胸拔背”的两臂形态也可以表述为“两臂圆撑”;在太极拳古代拳谱里则被表述为“开合按势怀中抱”。“开合按势怀中抱”这句话里的所谓“开”就是两大臂向两侧前方撑开;所谓“合”就是两小臂向前方合拢;所谓“按势怀中抱”就是两臂如同向前围抱就像是“怀中抱月”。太极拳无论是什么拳式无论何时的动作姿势都是各种不同的“开合按势怀中抱”,胸部与两臂都是呈现为前端或开口、或闭合的不同形状的弧圈。即使是如“单鞭”、“倒撵猴”两手前后分开的姿势,胸部与两臂所形成的弧必然还是一个很大圆圈的一小段,或者说,这样拳式的姿势将胸部与两臂所形成的弧线延长,延长的弧线必然会相接,从而胸部与两臂所形成的弧线与延长的弧线必然会形成一个很大的圆圈。当然有的“开合按势怀中抱”所形成之弧的延长线在前方是相交为尖角的。比如“手挥琵琶”、“撇身捶”就是这样的。不过“开合按势怀中抱”的姿势无论怎样,必然都是“前不见手、后不见肘”的。
  这种“前不见手、后不见肘”的姿势是太极拳得以能够施展使得别人“终不得力”之“沾粘连随”与“由脚而腿而身”的劲力传递的姿势基础,也是所谓“中土不离位”身体重心稳定的保证,因此,也是太极拳能够维持放松的姿势基础。这种姿势其实又是太极拳很多要领的综合体现。比如“拳从心出”、“两手各管一边”等都是呈现为“前不见手、后不见肘”的。因此,这种姿势特征也是鉴别一个人太极拳水平程度的一个标准。
  “前不见手、后不见肘”对于太极拳既然那样重要,太极拳锻炼是不是应该时时十分注意做到呢?那倒是没有必要的。这是因为太极拳锻炼必须由浅入深不断追求精神的放松安静,这是太极拳之所以有尤其好的健身益寿与特殊武术效果的根本保证,所以太极拳任何要领的符合都是必须从有意识的注意渐渐达到不假思索的、无条件反射的,也就是“拳无拳、意无意”用无意识之“真意”的。从而因此才可能渐渐达到《杨氏老谱》所说的“无须有心之运用耳”的“懂劲”层次。因此,太极拳锻炼留心注意的要领越少越好,直至什么要领也不注意又什么要领都符合并且是潜意识的清楚。而“前不见手、后不见肘”是由于太极拳很多有关要领所作用而形成的,不是刻意控制所能够完成的;只要是有关的要领符合了,“前不见手、后不见肘”自然也就形成了。如果有关要领没有符合,单单的“前不见手、后不见肘”那必然是东施效颦,这样的姿势必然是勉强拘束不自然的,因而是弄巧成拙的。所以,对于“前不见手、后不见肘”,即使是初学时也是没有必要过分注意、甚至是无需注意的。
  例如右“揽雀尾”的“掤”,有的人往往前“掤”的手超出了右脚尖,成了“前见手”了。而如果“掤”时右胯充分内缩而胸腹完全正面朝前、前“掤”的手腕垂直线约落在右脚的第一跖骨上、左腿的臀纹沟充分下陷、左膝充分朝前、腰脊后撑拔背等,前“掤”的手就不可能超出右脚尖,并且全身能够放松自然。而如果在这些要领没有符合的情况下刻意地做到前“掤”的手不超出右脚尖,那必定是十分勉强不自然的,那就是在折磨自己了。
  又比如右“揽雀尾”的“按”,很多人的双手都超出了右脚尖成为了“前见手”。原因也是左胯没有内缩,胸腹没有完全正面朝前,右手的垂直线没有落在右膝的右外侧,而且身躯前俯等。如果这些要领符合了,“按”的双手是超不出右脚尖的。
  又比如“左搂膝拗步”的右掌前推,很多人的右手也超出左脚尖很多而成为“前见手”了。原因往往是左胯没有内缩;身躯不仅前俯,而且发生了主动用力因而发生了扭曲,也就是俯视看两肩连线与两胯连线没有成为平行线或重合,而是成了交叉;右手掌前推不是被转身所带动弧形经过耳旁至鼻前再被撑脊拔背所催动前移,前推的右臂俯视看也不是呈现弧形的和右掌没有正对自己的鼻尖等等。如果没有发生这些错误,前推的右掌必然是超不出左脚尖的。
  又比如“揽雀尾”的“挤”转为往回“按”,很多人的两肘都移到身后去了而成为“后见肘”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违反了“练太极拳者不动手”,两手发生了主动。“挤”转为“按”首先是“沾粘连随”的“分”,然后是“沾粘连随”的“合”。因此这个“分”是不能有强行作用人之用力的,是必须对于“借人之力”、“随人而动”的模拟。所以,“分”可以是依赖前右脚的蹬撑将劲往上传递引起身躯的后移,同时身躯可以先以左胯为轴微右转,右大臂与两肩连线的俯视夹角保持不变,使得两手被动地内旋掌心朝下而右手被身躯带动弧形往右侧外方抽动,从而与左手分开;接着在身躯继续后移的同时,以右胯为轴微左转身至胸腹正面朝前,从而带动两手外旋掌心斜朝对侧,左手被带动弧形向左移动,右手则维持在原来的空间位置,引起两手更加分开,并且两手被带动微内旋掌心斜朝前下方、含胸、屈臂、垂肘,这样,右手掌是被动地顺时针地划了一个斜的立弧,而左手掌则是被动地逆时针地划了一个斜的立弧,两手于是先分开然后又在胸腹前略合拢了;然而与此同时,左右肘的俯视被动移动轨迹则是右肘略呈逆时针的、左肘略呈顺时针的,结果当准备前“按”时,两肘是位于胸肋之左右侧前方的,都在两肩连线的前方。
  又比如“搬栏捶”的右拳回收,很多人的右肘也都是向后超出了两肩连线移到了身背后去而成“后见肘”了。原因也是发生了右拳主动直线的往右腰侧回抽。而根据杨澄甫先生在《太极拳体用全书》里的教导,“搬栏捶”的右拳回收是属于“沾粘连随”,是不能主动的,练拳中是应该被身躯的左右转动所带动但又不能完全被带动的,因而右手被带动而运动的轨迹是一段逆时针移动的弧。右手臂的这种弧形移动与右单推手的右手臂移动是一样的。就是身躯先以左胯为轴右转身带动右拳沿着前后中心线向着胸腹正中移动,当右拳将接近胸腹时,身躯再以右胯为轴左转并且右大臂与两肩连线的夹角保持不变,这样,右肘就向着右侧外方移动了,这样的结果是右拳约置于脐的右侧,俯视看,右小臂几乎是与两肩连线成平行线的,这样的姿势显然右肘是不可能移到身后去的。杨振铎先生“搬栏捶”的右拳回收就反映了这种情况。
  又比如左“野马分鬃”的两手分开,很多人的右肘都移到两肩连线的后方去成为“后见肘”了。右臂往往变成“氏”字的“撇、竖”形,主要原因也是两手发生了主动。“野马分鬃”的“采按”与“挒”两手应该是“不动”的,“野马分鬃”虽然两手如同扇子样的上下左右分开,然而俯视看,两大臂与两肩连线的夹角都是不变的。对于左“野马分鬃”,上“挒”的左小臂与左大臂的角度变大那是左小臂被左大臂所带动的;俯视看,右手则几乎始终是在原来的空间位置,仅仅是手的实际空间位置下降而已,左“野马分鬃”完成时,俯视看,两臂与胸部是一个半圆。如果是这样的话,右臂肘部是不可能移到两肩连线后方去的。
  由此可见,要在练拳与推手中符合手不向前超过前脚尖、肘不向后移到身后去的“前不见手、后不见肘”,关键是动作要符合有关的太极拳要领。与动作有关的太极拳要领符合了,“前不见手、后不见肘”自然也就能够得到保证和能够自然形成了;“前不见手、后不见肘”实质上是太极拳整体水平的综合反映。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前见手、后见肘”在太极拳界是很多的,有的人虽然口头上也讲“前不见手、后不见肘”,实际上却是“前见手、后露肘”的,甚至有的太极拳传人似乎根本没有“前不见手、后不见肘”的概念,这反映了太极拳水平滑坡的一面。因此,“前不见手、后不见肘”在太极拳界是应该引起普遍与高度重视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